ez娛樂場,看得見的江南

 鳳冠霞帔,胭脂描眉,聲轉舞動,于此江南唱一出折子戲。
循聲而來,恰似武陵人踏著桃花三月入了洞,原以爲這江南應是溫柔多情,卻不想,看見的卻是高樓林立、車馬縱橫的集市,真正的江南卻看不見了。
ez娛樂場看不見裙袖翩翩、踏舟歸來的采蓮女,只看見神情麻木的路人;看不見細雨輕霧下的油紙傘,只看見色彩單一的雨披;看不見一場場精彩的皮影戲,只看見一出出無奈的“韓劇”……那麽,江南呢?我不希望看見充滿禮儀的嘴臉,我只要看見單純質樸的江南。
的確,時代在進步,而江南也需要進步,但是,並不是單一地強調進步,有些老的、舊的事物,一旦被革新,就會失去原來的面貌。我不希望看到一座座破敗但不失優雅的古建築上面大大地寫著紅字——“拆”,它們所缺少的只是修整。否則,我們看見了高林俊府,卻再也看不見江南原有的格調了,只能俯身尋找著江南原有的照片,但那些都不是我所希望看到的照片。
還有很多人都在書中讀到江南,讀出書中江南的美雅,我們品著“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想象著江南這種地方的質樸與優雅,呷一口清茶,看一本卷帙,而江南的美景盡收眼底。但我不希望這只是一個空洞的想象,一個好意卻不存在的稱號,一個美麗卻無法觸及的“烏托邦”,是的,我希望看見江南。
文化在江南源遠流長,江南文化已經烙刻在了中國文化當中。但是當今文化交流頻繁,文化侵蝕嚴重,我們若任之、讓之、退之、舍之,江南就將沒有了意義,文化是江南賴之生存的,江南已將之精華孕育在了文化中,而我們面對的卻是文化桎梏,江南文化又怎能被磨滅,被吞噬?中華之崛起,有功于文化的推動,若江南文化不減,江南亦不會消亡,所以以文化反哺文化,收廣大文化之精華,才能使江南“看得見”。
“斜風細雨不須歸”,江南的美景全在細雨中,雨不停,江南也就全部地呈現出來了,而那雨,正是我們的“澆灌”,才使江南成爲看得見,不在時光斑駁中看不見。
抹去粉飾,卸了淡妝,還原質樸與優雅,在青石小巷波影微光中去品味看得見的江南獨一無二的溫柔。

水同源,山同脈,天同輝,地同載,愛心與您同在。滄海桑田,鬥轉星移。時間、空間改變了許多,而唯一不變的,是那一顆永恒的愛心。這柔情似一根紅絲帶,飛過高山峻嶺,飄過江河湖海,牽系著顆顆熾熱的心,撒播著深切永恒的情。這情深入骨髓,溶于血液,牽動著每一跟神經,令風雲爲之變色,草木爲之含悲!在我們周圍,每一位充滿愛心的婦女,面對無數失去雙親的孩子,都獻出世間最珍貴的母愛;肩負重擔的軍人們,勇敢地救起淹沒在水中的人民,讓人們感受到親人的溫暖;稚氣活潑的孩童們,走向敬老院,送給老人們甜美的微笑。
從來沒有一種佳釀能讓全世界共醉,也從來沒有一個上帝能讓全世界頂禮膜拜,如果有,她只能是“愛”。因爲只有愛的雨露潤澤,生命之樹才能四季常青。
1995年的那場洪水,狂風肆虐,濁浪滔天,一位母親與兒子同時抓住了一棵小樹,小樹怎經得起惡浪的厮咬?于是,那位母親毅然松開了手……
一個春光明媚的午後,動物園的虎籠子中出現一只鮮血淋淋的手臂,那是一位偉大母親的手臂,原來她四歲的小兒子在玩耍是不小心卡在了籠子裏,那位母親面對迎面撲來的老虎毅然伸出了自己的手臂去塞住老虎的牙縫,從虎口裏將小兒子救出……
流火的驕陽下,在火爐重慶一條新修的公路上,被曬得無處躲藏的姐弟倆,慢慢地挪移。姐姐彎下腰,對弟弟說“站到我的影子裏吧,這樣你就不會感到曬了”說著,便把小弟攬到了自己的影子下。
太陽無語,卻放射出光輝;高山無語,卻體現出巍峨;鮮花無語,卻散發出清香;大樹無語,卻撒下陰涼;關懷無語,卻撥下愛的種子。
一位因患有先天性心髒病而突發身亡的青年,爲消減母親白發人送黑發人的痛楚,在遺書中寫道:“死亡沒有什麽,我只不過去了另一邊,我還是我,你還是你,我們彼此的關系還在,生活還要繼續。母親,無論我走出去多遠,我總在你的心裏。”這樣的遺書,哪位母親看過不淚流滿面,哪位青年讀過不爲之震撼。
朋友,如果你想要得到更多的玫瑰花,就必須種植更多的玫瑰樹。讓ez娛樂場們迎著照樣,沐著晨風去奉獻愛心,去感受愛心吧!因爲愛心是石,能敲出星星之火;愛心是火,能點燃生命之燈;愛心是燈,能照亮夜行之路;愛心是路,能帶你走向黎明,迎接曙光的到來。